又见梧桐
  作者:王清华  时间:2020-04-30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在复工复产这段忙碌的日子里,在起初内心发出的一系列唤春、赏春、赞春等短暂的欢愉之后,突然发现已然很久没有关注过窗外的景色了,而今忙中偷闲,晚饭后仅闲逛几步,就发现了一处别样的、熟悉的而又“好久不见”的美。

几株路边的高耸挺拔的梧桐树,树影斑驳,“桐花发故枝”,层层叠叠似挂满枝头的风铃,暮色中悠然的路灯下都能看得到他们的明亮宜人,晚风中透出一种神奇的梦幻般色彩。

梧桐树,在人们的心目中,往往是高大伟岸的,普通平凡的。他有粗壮黝黑的枝干,生在路边的一排排梧桐树,就像工地上一队队辛苦劳作的北方汉子,坚韧不拔而又沉默寡言,眉宇间带着英气,硬而倔强着,面庞里却也难掩岁月沧桑的雕饰。

而梧桐花呢?她有一嘟噜一嘟噜喇叭状花冠,她们是一串串一串串藕紫色精灵。淡紫连天,丝丝香甜;和风细雨,暖暖相伴。“暮春有你,不娇不艳。梧桐迟见,不怒不怨。”在人间四月芳菲尽的时节里,偶然看见路边梧桐的静默花开时,人们心中难免发出这样的感慨。

在经济不甚繁荣的过往年代里,田园乡间,山脚下,小院里,老屋旁,家家户户似乎都种有几棵静静矗立了很多年头的高高大大的梧桐树。梧桐树不娇贵,易活易长,生长期短,它“快速成材”的特质似乎和中国老百姓好好过日子的追求不谋而合,“心贴心”。天热了,人累了,坐在树下闲聊、乘凉;花开了,花落了,孩子可以捡拾起来当“玩具”;叶落了,可以收了当柴火;树老了,可以打家具,或者卖钱,贴补家用......

繁花似锦的初春总是最大限度地满足了人们对“冬去春来”的向往,古往今来,歌颂赞美春天的诗句里也总是说着百花齐放、万紫千红的故事,而梧桐花却是静谧的、低调的,即使是簇拥着遒劲的枝干,也难以掩饰住她的天然娇羞。不争不抢,虽然已怒放枝头,似乎她的香气也是若有似无的。

榆钱已落,槐花变老,梧桐花静静的开了。又见梧桐,也让我想起了杨绛先生的百岁感言,“人生最曼妙的风景,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。”梧桐树是普通的树,梧桐花也是普通的花,但愿他们年年都会疏落有致,随处可见,芬芳依然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
乐天堂fun88官方网站乐虎国际游戏下载龙八国际下载安装